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光明日报》:(赵忠秀)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公平发展的中国担当

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公平发展的中国担当

(《光明日报》2023年01月30日12版)

赵忠秀

  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中国致力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经济全球化正确方向,共同营造有利于发展的国际环境,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提供了根本遵循。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中国着力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为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提供了中国方案,展现了大国担当。

  一是为全球经济治理贡献中国力量。在逆全球化思潮泛滥背景下,中国高举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大旗,反对保护主义,实施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动经济全球化均衡发展。积极参与世贸组织改革,全面履行入世承诺,大幅放宽市场准入,进口关税总水平由15.3%降至7.4%,实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管理制度,部分领域开放水平甚至超过一些发达国家。完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G20杭州峰会首创贸易投资合作机制,促进金砖、上合、中非、中拉、中阿合作机制化、系统化。加强多边区域经贸务实合作,就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发出中国声音,在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同时,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推动并落实RCEP合作,对深度挖掘双边经贸合作潜力、稳定和优化供应链产业链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是为全球卫生治理贡献中国方案。与世卫组织开展医改、疾病防控等务实合作,在应对新冠疫情上,中国主动担当作为,积极参与全球公共卫生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以实际行动支持世卫组织提出的“全球疫苗接种战略”,发起“一带一路”疫苗合作伙伴关系倡议,推动复工复产,向全球提供大量抗疫物资和疫苗,派出抗疫专家组,为疫情防控和遏制起到了重要作用,实践了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三是为全球贫困治理贡献中国智慧。贫困是人类社会的顽疾,是全世界面临的共同挑战。中国占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2020年实现了全面脱贫,比《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确定的全球减贫目标提前十年,显著减少了世界贫困人口数量,为全球减贫事业发展和人类发展进步作出了重大贡献,“脱贫减贫”的理念和方案也为全球提供了重要经验。与此同时,中国积极开展国际减贫合作,通过搭建平台、组织培训、智库交流等多种形式,开展国际间减贫交流,分享减贫经验,支持广大发展中国家减贫发展,向亚非拉国家提供了多种形式援助,减免债务,为广大发展中国家落实千年发展目标提供帮助。

  四是为全球安全治理贡献中国思想。中国作为国际安全共有规范的倡导者、扩散者和贡献者,致力于缓解全球安全赤字、摆脱国际安全困境、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坚持遵循《联合国宪章》原则,提倡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通过对话谈判解决争端,在国际事务中主持公道正义,得到越来越多国家认同和响应。目前,中国与多个国际组织实现战略对接,在海洋安全、生物安全、公共卫生安全、应对恐怖主义等方面共谋解决路径,提升了国际社会应对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的治理能力,推进国际共同安全建设。俄乌冲突爆发后,中国始终坚持劝和促谈,呼吁通过对话解决争端,不激化矛盾,尊重各方合理安全关切,践行了中国一贯的安全主张,获得了广大发展中国家认同。

  五是为全球气候治理贡献中国经验。面对全球生态危机,中国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公平原则、各自能力原则,积极参与和引领全球气候治理。在实践中贯彻绿色低碳发展理念,以人民为中心,力促碳达峰碳中和,减污降碳协同增效。202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8.4%,超过承诺的40%~45%目标;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15.9%,比2005年提升8.5个百分点,同样超出承诺的15%目标。在国际上加强低碳合作,维护《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巴黎协定》目标、原则和框架,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推动共建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截至2022年,中国与38个发展中国家签署43份气候变化合作文件,帮助28个国家实施37项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与共建国家打造绿色“一带一路”,支持其开展清洁能源开发利用,绿色逐渐成为共建“一带一路”的底色。

  也应看到,国际形势波谲云诡,影响世界经济全面复苏和全球共同发展的各种不利因素仍然存在,各种深层次矛盾交织,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升级等较为突出,尤其是发达国家在对外经济政策表现出的严重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本土主义、实用主义倾向,已经给全球发展合作带来诸多不利影响。巩固经济全球化发展成果,推动建立新型的全球治理关系,推动世界经济实现复苏并走向可持续增长,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中国将不断提高对外开放质量和水平,在促进开放型世界经济过程中展现负责任大国的一贯担当,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力量,在世界经济变局中扮演“常量”,推动全球治理朝着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

  第一,积极推进全球经济发展。坚持多边主义,推动WTO、APEC、G20等多边机制更好发挥作用,加快推进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推进绿色“一带一路”、数字“一带一路”以及高标准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稳步扩大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形成国内与国际贸易投资通行规则相衔接的、规范透明的基本制度体系,共同构筑安全高效、互利共赢、稳定畅通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体系。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实施自由贸易区提升战略,推进双边、区域和多边合作,积极有效对接落实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深度参与全球产业分工合作,持续改善营商环境,提升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规模,买全球卖全球,通过扩大双向投资拓展全球市场空间,形成全球发展新动能,拉动全球经贸复苏,将自身发展成果惠及世界,强化中国负责任大国形象的全球认同与信任。

  第二,持续推进卫生健康国际交流和合作。继续秉持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理念,与国际社会加强合作,共同维护人类健康福祉和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建设惠及全人类、高效可持续的全球公共卫生体系,努力推进公共卫生新规则和新标准的制定,筑牢保障全人类生命安全和健康的坚固防线。展现国际担当,力所能及地向发展中国家提供适应地方差异和具有高融合度的卫生公共产品。推动建立健全全球公共卫生安全长效融资机制、威胁监测预警与联合响应机制、资源储备和资源配置体系等合作机制。加快出台与中国大国地位和大国责任相符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卫生战略,提高国际卫生合作和援助实效。

  第三,深化推进全球贫困治理。将推进贫困治理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同各国加强减贫交流合作,推进发展中国家脱贫减贫进程,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减贫交流合作关系,为构建共同发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大贡献。加强农业对外合作,夯实发展中国家消除极端贫困的基础。将对外减贫合作与中国企业“走出去”相结合,通过开展投资和贸易合作,培育合作伙伴国家经济增长动力,特别是私营经济增长动力,推动合作伙伴国家建设有利于贫困人口的经济增长环境。考虑不同国家在致贫原因、贫困程度、国家治理能力等方面差异,引导各国把发展规划与贫困问题更紧密地联系起来,使发展规划与减贫脱贫相协调,探索减贫经验的本土化。

  第四,公平推进全球安全治理。坚持遵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反对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积极构建均衡、有效、可持续的安全架构,进一步完善全球安全治理体系。统筹维护传统领域和非传统领域安全,共同应对地区争端和恐怖主义、网络安全、生物安全等新旧全球性问题。推动全球安全治理实践走深走实,支持扩大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安全治理中的发言权,敦促发达国家在全球安全治理中的责任分担。重视各国合理安全关切,反对把一国安全建立在他国不安全基础之上,坚持劝和促谈和政治解决国际争端的大方向,反对搞双重标准、单边制裁。

第五,全面推进全球气候治理。深化、创新全球气候治理主体共同体发展路径,积极承担适当的全球气候治理领导责任,在坚持联合国气候治理机制在全球气候治理中主导地位的同时,参与气候制度的制定。增强国际气候谈判的议程设定能力和协调能力,逐步加大国际气候援助力度,积极引领南南气候合作,为全球气候治理提供更多的国际公共产品,在交流中不断实现合作与共赢的道义深化、关系深化。进一步推进国内低碳绿色转型,构建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按期或提前实现双碳目标,通过自身实际行动为全球治理作出贡献。总结国家层面、城市层面、社会层面及产业层面的先进案例,加大国际传播力度,为全球绿色发展理念和方式的深化提供中国智慧和解决方案,进一步对全球生态文明建设和可持续发展发挥引领作用。

(作者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教授)